医师网logo
胡大一:大道无疆 丹心如一
引 言

他是公众健康教育的先锋战士,他是与时俱进的学术明星。在中国在各大媒体,常常可以读到胡大一教授的箴言:倡导"双心"健康。质疑过度医疗,提倡防治并重,坚持公众健康的宣教。本期《名医约见》特邀胡大一教授做客。

正 文

我母亲也是医生

胡大一教授出生于医学家庭,父母都是医生,而母亲对他有着至深的影响。胡大一的母亲先在武昌铁路医院、后调至郑州铁路中心医院任妇产科主任。郑州铁路局在当时是一个大局,所负责的区域南至武汉,北至安阳,西至西安。在那个尚未实行计划生育的年代,据他的母亲曾经向他回忆,郑州铁路局每年出生的新生儿约有十万左右。作为妇产科的主任,胡大一的母亲需要对所有产妇负责,这其中包括大量的疑难、危重病例,永远处于一种随叫随到的状态。胡大一从小学到初中,很少能与母亲相伴。常常是他已经睡觉了,母亲才刚刚下班回来;而当他起床时,母亲已经离开家去了医院。那时没有送礼的风气,病人往往用质朴的语言来表达谢意。这样的生长环境,使得胡大一自小对医生的生活状态有一种较普通人更为直观和深刻的认识:责任、奉献、良心、感激——儿时的印象已经勾勒出了他如今的生活状态,母亲的言传身教使得他在少年时期便明白一个医生的身上究竟肩负着怎样的使命。

胡大一肖像

走过河西走廊

1965年,胡大一从河南考入北京医学院医疗系,他是河南的高考状元也是进入北医新生中考分最高的。也就是这一年,毛泽东主席发出了"将医疗卫生工作重点放到农村中去"的指示。年轻的胡大一响应号召,下到了农村。自此开始,直到分入北大医院工作以后的十三年间,胡大一从广阔的西藏阿里到河西走廊的千里戈壁,从贫瘠的河北宽城山区到峻峭的北京密云。他在公社卫生院、大队卫生所,与乡村医生睡一个炕吃一锅饭,亲眼目睹了那个时代的农村老百姓一无医二无药的窘境。对于在山区农村的经历,胡大一始终抱有一种深深的情结。直到今天,他所提出的理念和发起的活动,都是以最普通的农村百姓为出发点。2003年起,“胡大一爱心工程”启动。此后,他与全国各地的医院展开协作,为贫困地区先天性心脏病儿童或疑似患儿进行义诊,筛查,诊治,转诊等一系列医疗救助活动,并全部或部分地减免患儿的费用。

心内科的领头人

胡大一是国内心血管内科的领军人物。他是第一个将射频消融技术带到中国来的人。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胡大一教授从美国芝加哥伊利诺伊大学结束心脏电生理的进修归国,他将射频消融技术带到中国,成为在中国成功开展该技术的第一人。之后,他将这一技术普及到数个国家,培训数百名医师,惠及无数患者。早年留学美国,至今胡大一仍然与国际心内科学界有着密切的往来。每年由胡大一教授主办的长城会已经是国内最具规模和影响力的心内科学术万人盛会。我国近年来冠心病的发病率一直居高不下。介入治疗的成熟与普及直接推动了国内心内科的蓬勃发展,而在被问及国内外心内科的差别时,胡大一教授用了"巨大"一词来描述这种差距。他认为,这种差距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第一,尽管国内的硬件水平已经可以媲美国外,但是深层次的结构问题仍然存在,行业内的竞争往往着重于手术的材料以及数量,国内原创的技术寥若晨星,创新能力亟待提高;第二,在医疗行为的规范上,从院内管理到指南的贯彻,这其中的环节有许多需要改进的地方;第三,软实力无法与技术的快速发展相匹配。说到这点,胡教授表现得很忧虑:"在慢病管理上,我们几乎是没有随访,因此也没有一个详尽可靠的数据库,来发现治疗当中所面临的问题。另外,我们用的指南,除了高血压和高血脂的防治上有基于国人数据的指南,其它几乎都是将国外的指南翻译过来稍加改动,就进行公布。指南编撰的过程不够严谨。而在国外,从收集数据、评估证据,到表现形式,有多方干预,避免商业因素的干扰,有一个非常严谨的流程。要有做指南的指南,这点上,做得也不够。"因为在世界医疗保健与教育方面所作出的突出成就,今年4月,在美国召开的ACC(American College of Cardiology)第60届学术大会上,胡大一被授予"国际医疗服务贡献奖"。胡大一的大半生,从一个清苦的医学生,到站在国际的奖台上;从最早带回射频消融术,建立急性心梗的绿色通道,到如今呼吁医疗保障健全,推动全民健康发展。半生命运坎坷,一颗赤子之心。

像大禹治水般治病

和许多对支架赞口不绝的心内科医生相比,胡大一显得有些"另类"。在网络上报纸上,常常可以读到胡大一教授的纯学术外的一些观点:倡导"双心"健康,质疑过度医疗,提倡防治并重,坚持公众健康的宣教。胡大一教授曾明确地提出国内存在支架过渡使用,甚至滥用的问题。当被问到怕不怕得罪人的时候,胡教授显得有些无奈:"有时候会感到很孤立,但是良心、道德、责任,作为一个医生,不能没有这些。在明知有血栓风险的情况下,药物支架的使用已经超过了96%,这不是花钱的问题,这对病人的生命是一种危害。"

"2008年支架植入的数量是18万,2009年是24万,去年是30万。可是与支架植入数上升一起的,是心血管死亡率的上升。"为此,胡教授查阅了大量文献,国内的数据,欧洲的数据,美洲的数据。"我们想知道是什么拉动了死亡率的下降。控制胆固醇对于死亡率下降的贡献比例是24%,血压控制是16%,这就占了40%,控烟戒烟12%,这就是52%,提倡运动5%,但是运动的贡献会分解到控制血压控制血脂上,二级预防和康复10%,绿色通道及时救治急性心梗12%。"胡大一教授教授将这些数据絮絮道来。在文献资料的查阅中,他深深感到,在过去的二十年,人们都是在疾病的终末期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患者在患病后,再去接受支架、搭桥等治疗。"这就像一条泛滥成灾的河流,医生都是在河流的下游,研发打捞落水的人的工具,我们为什么不在河流 的上游,进行植树造林、进行疏浚,像大禹治水一样。"胡大一教授不无感慨,"疾病预防、病情控制以及慢病管理,这可能是将来五年到十年我们学科发展的一个方向。"

专家箴言

四面旗帜三个回归

所谓四面旗帜,第一就是公益,把公众健康患者利益放在第一位;第二是预防,预防是中国心血管发病率下降的唯一出路;第三是规范,从医疗行为的规范到指南的贯彻;第四是创新,技术的,药物的,最重要的是服务模式的创新。怎么管好高血压,怎么管好心力衰竭,怎么做好绿色通道,这种软实力的创新对于中国的老百姓来说更为实惠。

还有三个回归:一,回归人文,重塑医魂。二,回归临床。将对技术的热切,转化为对病人的关怀上;三,回归基本功。与病人沟通、物理诊断、心电图,这是做一个临床医生的基本功。

胡大一
主任医师、教授
博士生导师
国家重点学科心血
管内科负责人
胡大一头像

现任国际欧亚科学院院士、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心血管疾病研究所所长、心脏中心主任、北京大学医学部心血管内科学系主任、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临床流行病学研究中心主任。任中华医学会常务理事、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学分会主任委员、中国老年学学会心脑血管病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医师协会常务理事、中国医师协会心血管内科医师分会前任会长、中国医师协会循证医学专业委会员前任主任委员、美国心脏病学院专科会员(FACC)、欧洲心脏病学学会专科会员(FESC)。并担任《中华心血管病杂志》、《中国高血压杂志》总编辑,JACC杂志、EHJ杂志等国际期刊编委会委员。

文字内容由《门诊》杂志提供
出自《门诊》杂志2011年5月刊
版面设计归©中国医师网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