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师网logo
胡大一:大道无疆 丹心如一
引 言

我们的编辑再次来到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在院长办公室又一次拜访了黄钢教授。他看上去还是那么精力充沛,脸上挂着微笑,见到我们进来便放下手中的工作。和上次拜访黄院长一样,他的办公桌上有着许多文件和书籍,虽然堆得很高,却井井有条,真可谓忙中有序。正如他所说:"作为医学工作者和教育者,就应该不断学习,充实自己"。既然这样,就从求学开始采访吧。

正 文

当医生的母亲和无名恩师

祖籍湖南的黄钢教授,出生于大连的一个军人家庭。由于父母工作的需要,少年时期的黄钢经常要跟随父母不停更换住所,过着颠簸而充实的生活。待过时间最长的地方要数云南,云南是少数民族地区,在偏远的景颇族、彝族自治区,并没有很好的学习条件。回过头看,当年虽然没有优越的教育条件和学习环境,但那种环境下的自由地发展,让黄钢养成了不惧艰难,乐观向上的心态。

少年时期对于黄钢产生重大影响的有两个人:一位是她的母亲;另一位是"无名"的授业恩师。黄钢的母亲不仅是一名军人,也是一名全科医生,在基层医院兢兢业业地工作着。少年的黄钢受到母亲的影响,从小便立志要当一名救死扶伤的好医生,这也是后来成为他全身投入医学事业的源动力。1977年正式恢复高考制度,第二年他便参加了高考,而此时的黄钢头脑一片空白,对于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显得相当吃力。一位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的化学老师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局面,他对黄钢进行了因材施教的突击复习。经过半年的强化训练,让原本基础相对薄弱的黄钢成功考入了南京铁道医学院。由于这位化学老师也很快考研去了其它地方,后来就失去了联系。今天回想起来,黄钢教授觉得非常遗憾,但是他内心一直对这位恩师有着深深的感激之情。黄钢教授诚挚地说,如果没有恩师的帮助,他的人生道路也许会变得不同。

胡大一肖像

大学的核心价值

高考之前限于各种条件,黄钢是依靠突击、片段式记忆的方式进行学习的。进入南京铁道医学院后,黄钢开始了完整的、成体系的医学学习。有了正规的学习环境后,黄钢仿佛要抓回过去的时光,抓住机会不断充实自己。除了学习本专业的医学知识之外,去图书馆大量地翻阅一些相关的杂志、诗歌等也成了他的必修课。因为他非常明白,只有不断地充实自己,提升自己的知识面,才能和别人进行有价值的交流,才可以讲出能够获得认同的内容。

大学期间是形成世界观、价值观的重要阶段,也是让自己学会如何认识世界、表述思想、感悟世界和接触世界的过程。大学可以说是一生中影响最大、改变最多的一个时期,这是黄钢教授自己最大的体会,也是他希望传递给后辈的经验。作为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的副院长,黄钢教授一再教导自己的学生:要重视"能力"而不是"知识"。因为知识是已经形成的却很可能会过时的事物,而能力则是不断获取新知识的一把钥匙和工具。这个能力是一种终身学习的能力、自主学习的能力和在自己学习工作的过程中发现兴趣、培养兴趣并激发兴趣的一种能力。只有激发了自己的兴趣才会对一个事情真正投入,然后才会去自主学习、终身学习,并在学习中探索新的知识。正所谓"授之于鱼不如授之于渔","授之于渔"最核心的灵魂就是如何去激发和培养自身的兴趣能力。

现实中常会有这样的问题出现:有些医学院的大学生,步入社会以后,很可能从事的不是与医学相关的事业,难道说明他的医学生经历就没意义了?其实不然,黄钢教授强调,大学是培养一个人的学习能力及公民素质的场所,而不仅仅是学习某项职业技能的基地。换言之,他的这种能力是一种具有"高度分化"的能力,就像"干细胞"。也许一个大学生并没有全面掌握某项具体的职业技能,但是却可以很快地适应任何职业,而且还可能做得很好。而大学则是要承担培养学生的这种"干细胞"能力,具有适应社会,并能根据时代的变化及工作的需求主动融入且能展示潜能的素质,因此一个优秀的大学应该是一个创造具有"干细胞"能力的大学生的场所。

核医学的未来

展望大学毕业后,黄钢选择核医学专业,用他的话来讲是必然中的偶然。黄钢教授认为,核医学是一个可以自由发展和独立思考的学科。为了开拓自己的眼界,1991年他远赴法国Joseph Fourier大学医学院作访问学者;1992年又赴意大利米兰大学医学院PET中心作客座研究员;1998年起在德国Dresden大学医学院攻读核医学专业博士学位。黄钢教授希望通过自己所学,能够为国内核医学的进步贡献自己的力量。

对于核医学的未来,黄钢教授有着无限的期望。作为现任的中华医学会核医学分会主任委员,他认为以下三点是最为关键的:1、核医学必须要重视核素治疗。只有把治疗做好,核医学才能够成为真正的临床科室。为患者治病是医生的天职,因此重视临床治疗是核医学发展的重中之重。从学科的成长性来看,这也是必须的。2、核医学必须要将分子影像融入到核医学整体的发展中,或者说核医学要把分子影像视为自己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要让分子影像迅速变大、变强,全面服务于临床,并成为临床诊断、疾病分期、疗效判断及预后评价必不可少关键指征。因为只有做好分子影像,才能实现核医学个性化诊疗的指导作用,能让核医学在未来临床工作中起到重要的决策性作用。另外,分子影像又是未来分子医学的重要一部分,所以要把核医学与分子影像以及分子诊断全面地综合在一起,做到"体内显像"与"体外检测"两者密不可分。3、核医学的人才是关键。必须要下大力度,多学科交叉,吸引更多的相关学科进入或与核医学合作,通过引进、培养、合作去壮大核医学,使核医学的队伍、人员素质大幅度地提高。概括起来就是:治疗要大幅度地提升;分子影像与分子检测要同步推进;完整系统全方位做好人才建设工作。这三点不仅需要自身的努力,而且要在与相关学科协作共赢的基础上共同提升。如果能够做到这三点,核医学成为真正的临床科室便指日可待。

学院管理的理念

黄钢教授不仅是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的副院长,也是中华医学会核医学分会的主任委员,还兼任了许多组织的领导要职。关于如何做好管理,让各项工作的有序开展非常关键。对此,黄院长也有自己的管理策略。他认为不管做什么事,首先要明确目标,明细路径,然后要授权给合适的该授权的人,完成该完成的事。比如中华医学会核医学分会,他一再强调,学会是需要大家共同努力才能发展壮大的,仅靠几个人是远远不够的。人们常说一个人的成功是小成功,一个团队的成功才是大成功,因此我们必须要强调团队的强大作用。此外就是授权给该授权的人,让那些有能力的人充分发挥他们的能力是发展的重要保障。授权后,一定要相信他可以做得好,所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对于评价工作是否满意,他也有自己的办法,利用核医学的专业网站,让各个学组把自己的工作成果公布于网上,既有利于大家的参与,也有利于相互的促进。

独特的人文医学课程

黄钢教授在学校开设了一门"名画中的医学"课程。他认为医学是人学,所谓人学就是一个医生不能仅仅了解医术,那只是一个"医匠",你可能手术做得很漂亮,那也只不过是一项技能。但是如果融入了人文思想和理念,具有博爱的精神及独立的人格,便有机会成为一名"大师"。"大师"和"工匠"的差别在于:前者有思想,有方向;而后者只是精确地做一件事情,是做细节。如果医学没有人文思想的注入,那么病人则成为一个疾病的载体,虽然疾病得到了治愈,但失去人文关怀的诊治,必然产生冰冷的医患关系及彼此的失信。因此,我们需要丰富医学生的历史洞察,明确医学与人文的联系,推动科学进步与人道主义的交融,将博爱与用心的抚慰融入医学的实践中,将单纯的生物医学模式转变为生理-心理-社会-环境的综合医学模式的教育,一名医生首先要有人文与博爱的情怀,用人文关怀及良好的医术照看病人。所以在对世界名画的欣赏过程中,黄钢教授给医学生们展开人文的教育和熏陶。通过这样的方式,让医学生在人文中学习医学,在医学中领悟人文。

专家箴言

学生不在于学到什么,而在于是不是形成了适合于自己的学习方法、自主学习的能力和终身学习的习惯。归纳起来分为三点:第一,学生如何提升自己的能力;第二,学生如何形成自己的独立思想;第三,学生如何去明确自己的社会责任感和历史使命感。而要做到这些,需要善于激发和培养自己的兴趣。

黄钢
副院长医学博士
教授
博士生导师
研究所所长
胡大一头像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副院长医学博士,教授,博士生导师现任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副院长,上海交通大学中国医院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临床核医学研究所所长;兼任中华核医学会主委,上海核医学分会主委,上海市核学会副理事长,《中华核医学杂志》等杂志副主编, NUCL. SCI. & TECH.等20余本专业杂志编委。1997年首批入选上海市"百人计划";1998年入选上海市优秀学科带头人计划; 1999年获上海市高校优秀青年教师称号、2001年获第三届上海市卫生系统青年管理十杰和第八届上海市银蛇奖,2002年被评为卫生部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称号,2005年获上海市医学领军人才,2006年获上海市领军人才,2008年获得上海市重点学科带头人。至今在国内外杂志上发表论文二百余篇,其中SCI或EI收录论文50余篇。

文字内容由《门诊》杂志提供
出自《门诊》杂志2011年12月刊
版面设计归©中国医师网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