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师网logo
保护外周血管,让生命的通道畅通
引 言

外周血管疾病是一种危害性极强的高发病种,病情往往呈进行性发展,重者将导致残疾,甚至危及生命。人们较为熟知的动脉瘤、糖尿病足、静脉曲张等都属于外周血管疾病。在巴德中国医学科学中心外周血管学院成立仪式上,我们有幸采访到了我国血管外科的领军人物之一——蒋米尔教授,为我们解读外周血管疾病及其预防与治疗。

正 文

外周血管是血液循行的重要通道

蒋米尔

临床上,除了脑血管和心脏血管之外,人体的颈部、胸腹主动脉、内脏器官和四肢血管等都属于外周血管的范畴,包括动脉、静脉、淋巴管三大系统,因此,外周血管是血液运行的重要通道。

蒋米尔教授指出:随着我国人口老龄化进程加快以及生活方式与饮食结构转变,外周血管疾病患者逐年增多,尤以动脉硬化相关疾病发病率最高。动脉的狭窄、闭塞性或动脉瘤性病变,几乎大多数都是由动脉硬化所引起。在许多人看来,心脏动脉硬化可致心肌梗塞,脑动脉硬化可致脑梗塞,似乎都比外周动脉硬化更加危重。其实不然,如果说心、脑部的动脉硬化是猝发性的威胁,那么外周动脉硬化则是潜伏性的隐患,随着病程的发展,将导致组织坏死和残疾,对生活质量和危害生命造成的严重程度不容小觑。

早期症状警惕动脉硬化

高血压、高血脂、和吸烟是诱发外周动脉硬化的三大主要因素,其他诸如肥胖、糖尿病、年龄、遗传等也会引起动脉硬化。外周动脉硬化往往累及髂动脉、股、腘动脉等下肢动脉,导致肢体出现慢性或急性缺血症状,临床称之为下肢动脉硬化闭塞症。

蒋米尔教授细致地介绍了下肢动脉硬化闭塞症的临床表现,一般分为四期:

第一期为轻微主诉期:患肢轻度凉、麻,活动后易疲劳。

第二期为间歇性跛行期:这是下肢动脉硬化闭塞症特征性症状,即活动后患肢出现疲乏无力、痉挛、疼痛等症状,休息后症状缓解或消失,继续行走后上述症状反复出现。

第三期为静息痛期:由于动脉狭窄或闭塞严重、侧支循环不足,使患肢在休息时也感到疼痛、麻木和感觉异常。

第四期为组织溃疡、坏死期:肢体慢性缺血、可以发生经久不愈的缺血性溃疡或坏疽。

当病程发展到第三、四期时,组织严重缺血,面临截肢风险、伤口也不易痊愈。因此,高危人群应当警惕下肢疲劳、发麻、疼痛等早期症状,及时就诊,以免发生不可挽回的后果。

预防重于医治

当问及外周血管疾病的治疗方法,蒋教授强调:远离外周血管疾病,预防是关键。在日常生活中,应当重视血管健康,增强防护意识,比如减少对脂肪的摄取、不吸烟并防被动吸烟,同时,保持乐观的情绪、坚持适量的运动、注意饮食清淡,让外周血管——生命的通道维持畅通。

高危人群应当注重疾病检测,早发现早治疗。疾病早期,可采用中西医结合疗法,疏通瘀阻脉络,清热解毒,去腐生肌,改善肢体血液循环。

疾病中后期往往采用手术或腔内介入治疗。传统的血管内膜剥脱、人工血管置换、旁路重建等手术创伤大、风险高,有一定的并发症发生。而腔内治疗技术的蓬勃发展和日趋成熟则为患者提供了一种保肢率高、创伤性小、术后恢复快的治疗方案。腔内介入治疗能有效减轻患者疼痛、改善下肢功能、提高生活质量,是诊治血管性疾病未来的发展热点。

病因探索是研究方向

目前,尽管腔内介入治疗策略已在临床上广泛应用,但只能解决病变局部问题,却无法阻止动脉硬化的发生和发展,说及这一点,蒋教授语气中带着一些遗憾。但谈到血管外科未来的发展前景,他充满了信心:目前,腔内治疗术的成功率已高达80%-90%以上,而微创技术仍在不断升级与发展。与此同时,国内外的医学家从未停止过对动脉内膜增生和再狭窄的发生机制的探寻。更为重要的是,随着"血管决定寿命"这一观点逐步被医学界所认同,对血管疾病病因的探索将有望为我们解开人类衰老之谜。

蒋米尔
教授
主任医师
博士生导师
蒋米尔头像

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第九人民医院血管外科 主任
中华实验外科杂志编委、外科理论与实践杂志编委、上海第二医科大学学报编委、中华医学会上海分会外科学会第四、五、六届委员。中华医学会医学工程学分会血管外科与组织工程专业第一届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上海市高级职称任职资格评选外科学组委员。曾获上海市卫生系统中青年医师最高荣誉奖第四届银蛇奖二等奖、上海市卫生局记大功一次、上海市第二医科大学中青年优秀科技工作者。1993年获国务院特津。
擅长:擅长血管外科动脉、静脉、动静脉联合疾病、先天性血管疾病和血管损伤及其血管外科疑难疾病的诊断和治疗。

版面设计归©中国医师网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