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师网logo
林延龄:人文关怀与医学技术同在
导 语

三月的北京,有幸遇到在华人心内科界享有盛誉的心血管学家、医学教育家林延龄教授。在与林教授的交谈中,他的思想和理念深深地感染了我们。他表达的,不仅仅是一个医生的观点,更是一个医学家、教育家的理想。在此,我们如实地记录了林延龄教授的观点,希望籍此为国内心内科的年轻医师们带来启迪。

正 文

不相衬的进步

八十年代初期,我来到中国,带来当时先进的心内科介入设备。我站在黄浦江畔,以浦东为背景拍照留念。2010年,在同一个地点以同样的背景再次拍摄了一张照片。这两张照片的鲜明对比,折射出了近三十年来,中国发展所取得的进步。启迪这种巨大的进步也发生在中国的心内科,最早我来到中国,是来教授造影技术的。在硬件上,你们取得了重大的进步;然而,在软件上,在人格的培养上,我认为,并没有做到与硬件同步。在硬件上,国内有经济实力购买设备,可以迎头赶上。但是塑造一个医生、一个心血管专家的品质是完全另外一回事。有了护士,有了技师,但是要成为一个具备先进医疗水平的国家,在人格上的塑造仍然有许多要做的。

发达国家的医疗水平与发展中国家的区别是显而易见的,在国际上,中国的医疗水平仍然被认为属于发展中国家水平而非发达国家。的确,国内已经努力进步了许多,但是要走的路仍然很漫长。在过去的二十年中,我致力于帮助中国的心内科界赶上国际发展,北面我到过北京、河南、济南,南方我去过上海、杭州、深圳,我去过二十多个城市。国内在很多时候,病人被作为一个疾病来谈论,而不是一个人。大家都在谈论,怎么做好医生,怎么做好心内科医生,怎么做好心内科介入,花了很长的时间。我第一次到中国来,我带来了设备,也有中国的医生到澳大利亚去参观更先进的设备。现在,你们用的设备已经比我们的先进了,但是更重要的是软件,这就像你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而没有装软件。

林延龄肖像

治病实为治人

医生本身就是一个人,我最喜欢的偶像之一就是现代医学之父William Osler,他在100多年前就提出,医生的意义不在于学习了很多很多的书籍,而在于研究"人"。我走近一个病人,我看一眼,我观察他,我就可以想象他的整个人生,有时候还相当准确。你要有丰富的想象力:这个七十九岁的老先生,住在哪里,看他的样子,可能住在一个很小的蜗居里,或者看他的样子,可能是娇生惯养,我一看就知道这人怎么回事,我会推测他的生平,是不是有两个孩子,问他对不对?他说对啊,你怎么看出来的?从他们的表情,他们的动作,他们谈话的方式,来研究一个人。我去厦门大学同那里的学生讲课,大学里的课程,从早上七点半开始到晚上十点半,还在上课。我是院长,我就说,你们年轻的女孩子,到了五点回去,晚上同男朋友跳跳舞看看电影,不要整天读书。书记觉得怎么你院长叫学生不要读书。你们上课,到课堂去听老师,他讲得不好你们听不懂,就走开,不听他了,去图书馆,自己看书去学,不要浪费时间。我说我的学生不要读死书,死读书,死死读,读读死。我在澳洲教学,那里有许多的亚洲学生,也有许多的澳大利亚学生。在高中的时候,亚洲学生非常刻苦,所以他们常常能够进入医学院。但是到了对待病人的时候,我问一个亚洲学生,病因是什么,他愣住了——书上没有读过,什么也说不出来。同样的问题,我问一个澳大利亚学生,他也没有在书上读到过,但是他就发挥他的逻辑能力,他可以说很多很的的东西,尽管很多时候答案是错的,而亚洲的学生就什么都说不出来。所以在第一年的时候,因为是在进行基础学习,亚洲学生成绩会比较好,而到了毕业的时候,这种局面就改变了。在你的人生中,你必须用你所知道的东西,进行思考,再解决问题,这是一个创造力的问题。在澳洲大学里,许多人都是一面玩一面学,有一个活的头脑。你可以用机器来诊断病人,但是你没有懂得这个"人"。机器是好的,非常客观,非常精确,但是它们不能替代正确的诊断,因为诊断是非常复杂的。你诊断了这个病人,你才能治疗他。机器可以告诉你,有一个斑块,但是这又说明了什么问题呢?有些斑块不大,但是非常危险,有些斑块很大,但是不危险。如果你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会非常危险。

医生的软件

软件,是指一个医生的品格,这决定了一个医生的好坏。这是我今天下午准备在武警医院进行的讲座的内容,我在中国的许多医院都做过类似的讲座,从新疆到海南岛,自北向南,谈论如何成为一个好医生。医生治病"人",有一个"人"字:74岁女性,糖尿病,三支病变,是一个病而不是一个人;74岁,郭太太,住在长安街,10层楼,25号,有一个丈夫两个孩子,退休了,生病躺在床上,那就是病人。医匠治病,医生,有一个"生",要治得人有生命,这是life。你必须了解这个病人,你知道这个病人是男是女,是老是幼,但是你无所谓,你只盯着这个病灶看,这个结果我想想都知道,尤其是心脏介入医生。治病灶,是"医死";治病,是医匠;治病人,才是医生。将一个人塑造成为一个医生,那个人一辈子都是医生,这不是20年的事情,这是一生的学习。

今天下午是在武警,明天还要去协和,我要去讲课,这是我终生不渝的事业。临床医疗,这是一个医生的软件。我如何让一个病人坐下,如何与他交谈,如何的感同身受,如何将病人作为一个人来看待,这是医术。这是软件,是一门艺术。你要成为一个艺术家,那需要终其一生,而你要做个工匠,三年就够了。我要教你怎么把支架放进去,六个月;我塑造你成为一个好的医生,一辈子,而且没有捷径。你要通晓术数、周易,你要博采众方。这就是大医精诚,孙思邈的序里面叫大医精诚,大医,不是普通的医。你要学习各种各样的东西,文学、经济,还要懂得梅兰芳。我问中国医生,谁是八大山人,那些北大毕业的,清华毕业的,都不知道谁是八大山人。我说你们是北京的,我是澳大利亚的,你在中国怎么能不知道谁是八大山人?我问谁是吴冠中——不认识。吴冠中就住在你们北京,现在还在办一个吴冠中回顾展。都说没有去过美术馆。你怎么做医生呢?要做好一个医生,你要学文学。如果你不能写诗,不能画画,你不可能成为一个好的医生。我对医生的概念就是一个懂得"人"的人。京剧、诗词、散文、文学,这些都是关于"人"的。你们老舍看过吗?在《茶馆》,人家喝杯茶讲一句话,他可以写一篇关于人生的不朽文章。这个不懂,不能治病人,只能治病。我培训过的许多中国医生,是治病的,医匠。像作画一样。在机场的画廊里,你可以买到国画,1000元,挂在家里。三天以后,你把它摘下来了,不能看,这个叫做匠画,是画匠画的。你看画家画的艺术品,每天看都不一样,为什么,这是艺术,里面有生气。有生气,是画家,没有生气,是画匠。治病的都是匠人,治病人的才是医生,医生是很少数,匠人是很多数,要懂得这个道理。医术精湛,医德高尚,通晓周易、术数,这是医学之术。医学之术,就是我从北京到深圳一直在讲在教的东西。我是创办厦门大学医学院的院长,那时陈嘉庚要办医学院,我帮他办起来,所以我是医学教育家。我医学生第一年的时候是在澳洲学的,我们要学三科跟医学有关系的,我学的是哲学。我们叫做the humanity of science, 科学的人文学。所以我一生的医学都是人文合一,要有文学和医学的知识,才是一个医生。所以不知道八大山人,不知道石涛,不知道李白,不知道唐寅的,不能成为医生,只能成为医匠。

专家箴言

我追求的不是赞美,也不是崇拜,而是"誓把良心还民间",是一个拥有人文怀的医疗环境。是在中国,能够成长出一批具有人道主义精神和慈悲胸怀的年轻医生,因为他们,将会成为中国医学的明天。

林延龄
厦门大学
医学院院长
当代心脏病专家
林延龄头像

新加坡人,获摩纳斯大学内科医学学士、外科医学学士、博士学位,曾任澳大利亚皇家医学院院士、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研究员、新加坡医学院院士等,现为新加坡国家心脏中心主任、新加坡国家心脏委员会主席、厦门大学医学院院长、教授,是澳洲、中国和新加坡公认的著名心脏病学专家,被誉为"冠心脏病学"的先驱者之一,他协助建立北京、上海、沈阳、杭州、厦门等地的"心脏介入与搭桥治疗",被聘为上海第二医科大学、浙江医科大学、北京首都医科大学等单位客座教授。为中国培训了许多"现代冠状动脉疾病治疗"领域的当代心脏病专家。

文字内容由《门诊》杂志提供
出自《门诊》杂志2011年5月刊
版面设计归©中国医师网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