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快讯首页 >> 国内动态 >> 正文
国内动态

提收入、增培训 让乡村医生做好农村居民健康“守门人”

发布日期:2015年01月21日来源:人民报
标签:乡村医生队伍建设培训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1月19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加强乡村医生队伍建设、更好的保障农村居民身体健康。

    记者调查了解到,目前我国乡村医生收入较低,年轻人才流失严重,留守岗位的医生年龄大多在50岁左右。

    “整体上看,医生行业的吸引力正在下降,与付出并不对等的收入和医患关系矛盾突出,让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愿意从事这个职业。”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卫生管理与政策中心主任蔡江南表示,“人才缺乏在农村更加严重,基层医疗机构正面临着医生‘青黄不接’甚至‘后继无人’的问题。”

    会议认为,乡村医生是最贴近亿万农村居民的健康“守护人”。加强乡村医生队伍建设,提升医疗技能,关心他们的生活和成长,对于促进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均等化和社会公平,让农村居民获得便捷、价廉、安全的基本医疗服务,具有重要意义。

    为乡村医生提供定向培养和免费培训

    会议确定,原则上按照每千服务人口不少于1名的标准在全国配备乡村医生。采取公建民营、政府补助等方式,支持村卫生室建设和设备购置。对乡村医生开展免费培训和脱产进修。对大专以上学历的乡村医生提供到省市大医院培训的机会。面向村卫生室免费定向培养3年制中、高职医学生。支持更多在岗乡村医生进入中高等医学院校接受学历教育。建立乡村全科执业助理医师制度。

    蔡江南表示,目前我国200多万名医生中,将近一半是本科以下的教育水平。许多乡村医生并没有接受过中高等医学院的专业培训,只能从事简单的医疗服务。为乡村医生提供培训进修的机会,以及定向培养医学生,可以为基层解决优质人才匮乏的难题,

    “尤其是建立乡村全科执业助理医师制度,相当于填补了长期以来农村地区全科医生的空白。”蔡江南说。

    “如何保障经过培训的人才能长久地留在基层,提供可持续的服务?”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经济学教授刘国恩说。

    行政干预是一种措施,同时可以探索多种途径,例如发挥经济杠杆的激励作用。他举例,国外有一种方式,经过入院医师培训的毕业生若自愿到基层就业,可以为其减免上学期间贷款的学费。“政府出台政策,把选择留给个人。”刘国恩说。

    探索乡村医生与农村居民签约模式

    会议明确,探索实施乡村医生与农村居民签约服务模式,并按规定收取费用。财政根据核定任务量和乡镇卫生院对乡村医生的考核结果等给予补助。

    蔡江南认为,该模式具有两点意义,一是提高乡村医生的收入。目前城市的做法是医生对签约居民按人头每年收费,如果医生为服务对象治疗护理得好,使其就诊频次下降,那么相当于提高了收入水平。

    二是有助于开展农村地区的健康管理。医生对签约居民长期随访,最熟悉其身体状况,对治疗农村居民的慢性疾病,做好健康管理具有重要作用。

    那么这笔服务费用,谁来埋单?医保,还是个人掏腰包?刘国恩认为,要让这种服务模式在农村真正“落地”,还得需要靠农村基本医疗保险来支付费用,减少了农村居民的个人负担,才能提高他们加入签约队伍的积极性。

    一旦模式运行起来,将对促进分级诊疗,将患者留在基层首诊具有重要作用。“90%的疾病都是常见多发病,并不需要扎堆涌到大医院就诊。通过签约方式让乡村医生与周边居民建立起稳定的服务关系,做好日常的健康维护和疾病预防,能将患者留在基层,小病不用跑到县医院和城市医院。” 刘国恩说。

    蔡江南强调,探索乡村医生与农村居民签约模式要小心变成“走形式”。“目前部分城市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已经开展了这种模式,但是由于医疗技术水平较低,居民签约后对得到的服务质量并不满意,就不再去找其签约医生看病。”他认为,吸引病人来就诊的不是形式上的捆绑,而是医生看病的“真本事”。

    提高乡村医生收入 拓宽其发展空间

    会议还明确,拓宽乡村医生发展空间。乡镇卫生院优先聘用乡村医生,到村卫生室工作的医学本科毕业生优先参加住院医师培训。提高乡村医生收入。将2014年、2015年对农村地区新增的人均基本公共卫生服务补助资金,以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全部用于乡村医生,今后继续重点倾斜。对艰苦边远地区乡村医生加大补助力度。进一步提高乡村医生养老待遇,为他们搭建留得住、能发展、有保障的舞台。

    刘国恩表示,目前我国医学教育分为两部分内容,一是在医学院学习基础理论知识,二是毕业生参加住院医师培训。对于后者,到村卫生室工作的医学本科毕业生优先参加住院医师培训,对提升基层人才的医疗技术水平,是非常难得的机会。

    “但是这笔钱谁来付?”刘国恩说,在部分发达国家,住院医师培训是由政府公共财政支持,而在国内,财政支持有限,医院付大头,不仅增加了医院的负担,也阻碍了其培养人才的积极性,“花了很多钱培养出一个优秀人才,医院会想办法将其变成自己的资源,不利于人才向基层流动。如果由中央政府公共财政来负担起人才培养,会更有利于解决基层人才匮乏。”

    在待遇方面,蔡江南表示,靠政府补助的方式还不能从根本解决乡村医生收入微薄的问题,他说:“目前国内医生整体收入偏低,原因在于我们的医疗服务价格偏低。在这种情况下,医疗机构不得不靠以药养医来增加收入,但是政策上要求取消药品加成后,这部分收入如何补偿?”

    蔡江南建议,一方面可以适度提升医疗服务价格,另一方面可以借鉴国外的做法,允许农村地区开设私人诊所,发挥市场作用,干得好或干得坏,都与医生的收入直接挂钩,这样医生就会更有动力。

    刘国恩表示,提高乡村医生待遇,还要注意取消“编制内”和“编制外”的政策性落差。“现在同一城市、同一医院内,都因为编制不同而存在收入待遇的差异。这是涉及医疗体制改革的问题,也是我们可以在当前就解决的问题。”他说。